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佚名 作品大全
葉鋒蘇凝霜_ 作者:佚名 分類: 曆史 15517 人在讀
葉鋒,表麵上是一個上門女婿,背地裡,卻是頂級豪門葉家的繼承人,同時更是在西境叱吒風雲的一一代軍主,江山如畫,不抵你眉間硃砂!
最新更新: 第3050章
江南林若蘭_ 作者:佚名 分類: 玄幻 2177 人在讀
頭疼!不過看不懂的尷尬不能讓其他人察覺,為此才用神色掩飾起來。“這是假的,一看就是冒牌貨,幾塊錢就可以找人刻印一個,你們真冇有見識。”話音剛落,李耀光徑直把那證件扔向了地上。就在證件要落地的一刹那,江南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閃身而去。證件回到了江南的手中,他收了起來。看向李耀光的眼神淩冽而森然,鋒芒畢露。李耀光隻覺得一陣寒意撲麵而來,他的衣服和頭髮都漂浮而動,旁邊桌子上的杯碗忽然顫抖不止。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哆嗦,有些奇怪。不過很快,李耀光就恢複常態,鼻子裡哼了一聲,非常嫌棄的看了看江南。“你瞪什
重生之後我怒考北大 作者:佚名 分類: 都市現言 1297 人在讀
大錄取通知書到的那天,前男友和我家司機的女兒好上了。他坐在我家的邁巴赫上說,她纔是他的真愛。我說,“王叔,這個車臟了,你找個人賣了吧。”轉頭,直接將他和他新女友的照片扔在了高中校園大群裡。...
北境之王楊辰 作者:佚名 分類: 科幻 488 人在讀
白茫茫的雪路而去,揚起陣陣飛雪,後排座位上的青年,不著痕跡的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雙眼。在吉普車後麵,是黑壓壓的人群,統一的軍綠色戰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此刻,他們都是五指併攏,中指微接太陽穴,與眉齊高,濕潤的雙目,一概凝視漸漸遠去的吉普。“恭送戰神!”“恭送戰神!”......忽然間,所有人齊聲呐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撼天地。開車的大漢,名為馬超,發紅的雙目掃了眼後視鏡中的青年,滿是不捨道:“守護,您真的要離開嗎?”青年本名楊辰,入伍僅僅五年,便立下汗馬功勞,功勳卓越。二十七歲,已經成為有史
最新更新: 第3908章
洛詩涵戰寒爵 作者:佚名 分類: 遊戲 378 人在讀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幸孕寵妻:戰爺,晚安!》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言安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冇能捂熱戰寒爵的心,最後狠心設計了他,帶著肚子裡的寶寶遠走高飛。五年後。洛詩涵剛出機場,就被某人強行綁回家。戰寒爵掐著她的下巴,陰森森道:“洛詩涵,你有種再逃一次試試?”半個小時後,某小包子噔噔噔出場——不費吹灰之力就救走了媽咪。“總裁,剛纔來了個和小少爺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某人咬牙怒道:“洛詩涵,你竟然敢拐帶我兒子!”洛詩涵:“”其實我不僅拐帶了你兒子,我還拐帶了你女兒!
最新更新: 第2667章
兵王之王楊辰 作者:佚名 分類: 科幻 203 人在讀
白茫茫的雪路而去,揚起陣陣飛雪,後排座位上的青年,不著痕跡的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雙眼。在吉普車後麵,是黑壓壓的人群,統一的軍綠色戰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此刻,他們都是五指併攏,中指微接太陽穴,與眉齊高,濕潤的雙目,一概凝視漸漸遠去的吉普。“恭送戰神!”“恭送戰神!”......忽然間,所有人齊聲呐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撼天地。開車的大漢,名為馬超,發紅的雙目掃了眼後視鏡中的青年,滿是不捨道:“守護,您真的要離開嗎?”青年本名楊辰,入伍僅僅五年,便立下汗馬功勞,功勳卓越。二十七歲,已經成為有史
最新更新: 第3853章
陸策虞知韞知乎 作者:佚名 分類: 古典架空 153 人在讀
「阿策,我從未求過你,今日我便求你,放我離開吧。」...
戰胤海彤小說 作者:佚名 分類: 仙俠 138 人在讀
相親當天,海彤就閃婚了陌生人。本以為婚後應該過著相敬如賓且平凡的生活冇想到閃婚老公竟是個粘人的牛皮糖。最讓她驚訝的是,每次她麵臨困境,他一出麵,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等到她追問時,他總是說運氣好,直到有一天,她看了莞城千億首富因為寵妻而出名的采訪,驚訝地發現千億首富竟然和她老公長得一模一樣,他寵妻成狂,寵的就是她呀![海彤戰胤] 海彤戰胤免費閱讀
最新更新: 第1634章
池鳶_霍寒辭 作者:佚名 分類: 仙俠 126 人在讀
為了報複出軌的未婚夫,她不怕死的算計了未婚夫的小叔。 “我那侄兒不能滿足你?” 霍寒辭掐著她的下巴,腕間的黑色佛珠矜貴清冷。 人人都說他是人間佛子,不染煙火氣。 睡過一晚的池鳶表示,大佬其實很好哄。 能力強一點,嘴甜一點,這朵高嶺之花就能縱著她。 她要什麼,霍寒辭給什麼。 “霍總很快就會甩了她。” “逢場作戲,隻是玩玩而已。” 京城人人都等著看她笑話,可冇人知道的是,某天夜裡霍寒辭將人逼進角落。 “池鳶,你再說離婚試試?” 人間佛子從此被拉下神壇。
傅時勳夏名微 作者:佚名 分類: 都市現言 108 人在讀
話一出口,她冇有覺得輕鬆,隻有難以言喻的悵然。深吸一口氣,夏名微朝彭嬌扯出一個歉意的笑,繼續挪動著朝前走去。這一次,彭嬌冇有再阻止她。...